欢迎来到永利皇宫登录网址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获奖作品展】回忆存储站
发布时间:2018-12-05  字号:[ ] 来源:未知
       接到父亲的病危通知,阿言急忙从大城市赶回家乡。望着病床前孱弱的父亲,愣是一米八大个的他也没忍住,眼泪如掉线的珠子,怎么擦拭也掩盖不了。阿言没想父子再见面已是这番境况。大三那年母亲去世了,他也渐渐地很少往家跑,些许是因为父亲以前总忙着,两人见面总是沉默的时间居多。不像是母亲在的那些年,他和母亲总有说不完的话。尤其这三年,他更是以工作忙为理由一直没回去探望过父亲。
       此刻他内心充满了愧疚,父亲颤抖的手附在他手上,似乎想要说些什么,阿言赶紧把耳朵凑上去,只听父亲说道:“我那照相馆有个盒子,里面还有些客人没取的照片,万一他们来了,你记得……”话未说完,父亲便咽气了。他料理完父亲的身后事,便去店里找出那个盒子。阿言打开盒子,里面都是些已经泛黄的老照片,父亲按照客户都细心得整理分类好,他不禁觉得可笑,父亲该不是病糊涂了吧,这些照片少说也有二、三十年了,放这么久了,要真想要早便来取了。可这毕竟是父亲临终前交代的,怎么也得帮他完成这个心愿。
       阿言把相片都拍下来,配上文字:是否有那么一刻,你觉得生命遗失了某一重要的东西,可是努力回想却总是一片茫然,那么请你移步金色年代照相馆,或许在这就能将它找回。然后转发朋友圈和家乡群。并在照相馆前竖了块牌子,写着回忆存储站。
       没想到发完没几天,就有个50多岁的男子开着辆保时捷卡宴找上门来,他一见阿言就抓住阿言的手,边使劲晃了几下边自我介绍:“我叫阿健,你发的第一张照片就是我们在飞祥棉纺厂门前拍的,这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十年前我想着再去厂子门口找回当年的点滴,没想到厂子早拆迁了,现在那都盖起了高高的楼房,早已没有了当年的影子。”
       这张照片一下子打开了阿健的话匣子。阿言请这个叫阿健的中年男子坐下,给他泡上杯茶,听着他叙说着自己的回忆。
       “我高中毕业就被分配到这个国营的棉纺厂,一群年轻人聚一起,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从来也不觉得累。我现在还清楚记得我每个月的工资有36块钱,那时为了买辆凤凰牌自行车,整整半年省吃俭用,还四处托人找关系换票,最后终于买下来了,别提多威风了,整个厂子我是第一个买的。每天下班不管多晚,我都要骑着我的自行车围着整个县城绕上一圈,骑起来风嗖嗖的在耳边吹,也因为这辆自行车,我娶到了我现在的媳妇。”说到这,阿健忍不住笑起来,当时的甜蜜一点点从阿健的嘴边溢出。“只没想到,后来厂子效益不好,国企都搞改革,我们这批人纷纷面临下岗,这张照片便是我们这群人下岗前一天在厂子门口拍的,你看当时大家的表情,一个个都十分的沮丧迷茫。说实话,当时心里也恨啊,看着这张照片更堵得慌,所以压根也没想要来拿。你想啊,干得好好的被裁掉了,给了点钱就这样把我们给打发了,这上有老下有小的,叫我们怎么活。开始我也四处托人想留在厂里,可最后还是没弄成。后来听人说广东深圳这些地方容易找事做,便把孩子留在老家,带着老婆南下了。我们两口子先是在外贸厂里给人打工,积累了些客户,加上我这人能吃苦,学东西也快,一年后,就自己出来单干了,慢慢得自己开了个公司,主要和台湾人做生意。说实话,现在台湾的经济发展远远落后我们大陆,十来年都没什么变化,好在孩子都出国留学回来了,在银行上班,也不用我操心。人年纪越大越爱回忆从前,这些年钱也赚差不多了,总会想起以前,多亏了那次下岗,才让我下定决心出来闯一闯,换来现在的衣食无忧。可惜那时候走得急,什么也没保留下来,没想到还能在你这找回这张老照片。”阿健的一番话把阿言也带入了那个年代,仿佛置身其中,共同见证了那个时代的发展。
       过了许久,只听一声推门声把两人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进来的是三十多岁的两青年男女。阿健拿着照片,跟阿言告别之后,开着他的车就走了。
       “咦,陈叔不在吗?”女青年先开口问。
       “你说的是我爸吧,他不久刚过世了,我是他儿子,我叫阿言。”
       “我是阿静,这是我先生阿俊,以前我们就住附近。今天正好路过这,我想起还有些之前在这存着的照片没取,不知道您能帮我找到吗?这对我很重要。”这位叫阿静的焦急得问道。
       阿言把箱子拿出来,安抚着阿静道,“放心,没取的照片我爸都放在这箱子里,我给你找找看。”阿言翻了几下,就看到一个厚厚的信封上面写着阿静。
       “你看,这个是你的吗?”
       “没错,没想到这么多年了,陈叔还保存着。”阿静欣喜得接过这信封,小心翼翼得打开,见到都是些书信,电话卡,车票之类的照片。阿言正纳闷,只听阿静正娓娓道来:“我和阿俊是青梅竹马,我们住在一栋楼,我家在二楼,他住一楼,上学也在一起。我记得我们那时候最喜欢下课一起买跳跳糖,大大卷还有七个小矮人冰棒。我们女生喜欢玩跳绳和跳房子,男生流行斗卡片。那时为了给阿俊集齐里面的卡片,我们买了好多小涴熊干脆面。阿俊爸妈在南京打工,时常会给阿俊带些新鲜玩意回来。记得我们刚上初中那会,大家都还在用复读机学英语,阿俊爸妈给阿俊带回个随身听。阿俊把耳机塞到我耳朵,里面放着小虎队的《爱》,也是那刻起,我们俩算是确立恋爱关系。”阿静说着仿佛回到从前,依旧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脸上泛起了红晕,腼腆得靠进阿俊怀里。
       “初中毕业,阿俊爸妈把阿俊接去南京上学,我们开始了异地恋,两人只能靠着书信彼此交流,虽然两三天就写封信,可总是得翘首以盼十来天才能收到一封信。高考没曾想我们一个考到北京,一个去了上海,见上一面更难。刚上大学那会大家都没有手机,只能买电话卡,用宿舍座机打。都说异地恋是最考验两人感情,阿俊常常为了见我一面,坐上二十多小时的绿皮火车。你看到的便是我们之间往来的书信和大学期间用去的所有电话卡和买的厚厚一沓火车票的照片。对于这段珍贵的回忆,我希望能一直保存着。可时间久了,薄薄的信纸再怎么精心爱护都有些破损,我便想到找陈叔帮我把这些都拍下来留个纪念。等到陈叔通知我来取时,我和阿俊正为留在哪座城市闹别扭,便一直拖着没来取。我俩和好时,我和阿俊去了上海,每次回家乡都很匆忙,渐渐也忘了这事,一拖就这么些年过去了。”
       阿言从阿静和阿俊的故事中体会到了那句话:从前车马很远,书信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阿言本打算尽快处理完这些东西便赶回去上班,可是遇见了阿健、阿静和阿俊之后,聆听了他们的故事,他突然明白了父亲为什么在最后一刻仍放心不下这些照片,放心不下这个照相馆。看着这些照片,他回想起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光,他骑在父亲肩头,走过门前的泥泞小路,父亲从城里给他买的第一件的确良的衬衣,买的小霸王游戏机,还有到他大学才知道叫肯德基的汉堡。透过这些老照片,父亲看到了时代的发展变迁。阿言决定留下来,他要继续帮他们找寻回他们遗落的记忆,同时他要拿起相机,继续记录着社会的发展变化。
       你是否也有重要的回忆遗落了呢?不妨可以去黄金时代照相馆找找。(作者:徐琼)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