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永利皇宫登录网址
【职工作品展示】暴雨来临
发布时间:2019-06-18  字号:[ ] 来源:未知
       头顶上的乌云不断地聚集、翻滚,让原本晴朗的天空变得越来越低沉。山上的狂风肆无忌惮地扑打着勘探钻机上高悬的篷布,黑幕之中,只见一道刺眼的电光甩在附近的山头上,紧接着一个炸雷,粗壮的树干应声倒下,大地被迫发出沉闷的轰鸣声。
       眼看一场暴雨即将来临,大壮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拼命地往满地的器材上扯拽篷布,还止不住地朝山脚下张望。一连几回,却怎么也见不到半个人影。走之前,那三个人都同他说好了,下午两点钟一定能够回来。可约定的时间都过去了一个多小时,至今谁都没有露面,电话竟然也都打不通。面对一大堆笨重的器物,大壮心想,仅凭自己一个人是根本挪不动的,但无论如何,哪怕是压块破布在上面也好;否则,眼巴巴地看着这些新设备被雨水给糟蹋,实在是于心不忍。收拾好工地上的设备和岩芯后,大壮更是不知所措地拐来拐去。他琢磨着赶紧下山回去一趟,趁着雨点还没掉下来把自家的破屋拾掇一下。可这里没人值守,怎么办?就在徘徊之中浪费了一袋烟的工夫,随即倾盆大雨就倒在了天地之间。一看这阵势,他吓得连忙躲进钻机的篷布里,手里紧紧地攥着篷布上的粗绳,生怕外面的雨水打进来,祸害了里面的设备和仪表。整个过程中,他都在猫着身子避雨,却还不时地透过缝隙向外张望着。
       他的名字虽叫大壮,身材却很瘦小。四十来岁的年纪,额头上竟早已堆满皱纹,让人看后误以为是六、七十岁的老头。加上总是拖着一条瘸腿,行动之间更是让他显得枯朽不堪。回想起一个多月前,村里来了几个面生的小伙子。他们先是围着山头跑了一遍,连荆棘丛生的荒凉处也没放过;没过多久,又雇来货车、吊机,热火朝天地在半山腰上架起了钻机。村民们纷纷议论,说是这里发现了一座矿山,因此,从省城来了勘探队进山打矿。大家七嘴八舌地描述着,有人说是金矿,有人说是铜矿,还有人说是钽铌矿。在老支书看来,金矿、铜矿虽没见过,但耳朵里并不陌生;钽铌矿却是个新鲜词,非得去问个明白不可。农忙之余,于是他便上山去找勘探队。一番闲聊之后,老支书得知队上缺个打杂的,当时就想到了闲人大壮。此人生来命苦,自幼父母双亡,全靠姐姐省吃俭用一手拉扯大,幼时还在车祸中弄残了一条腿;成人后,家境依旧贫穷,再加上身有残疾,以至于既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又娶不到婆姨,一直靠着拾荒和吃救济来度日。但有一点,他为人忠厚,且能够吃苦耐劳。没等老支书介绍完,那位项目负责人便欣然应允了。
       没过几天,大壮便上山务工了。虽说是临时工,但勘探队员们没有一个人把他当外人看待。一日三餐,大家都会向他劝吃劝喝,还不停地递烟给他抽。闲暇之余,这群年轻人还教他鼓捣手机,或是向他普及地质知识。虽说他们都是二三十岁的小伙子,但长期置身于野外的风雨之中,一个个都显得很老成。在大壮看来,“黑脸壮汉”是对他们最确切的描述。幸好,无论多么黝黑的肌肤始终掩盖不住他们那动人的笑容。这一切让大壮感到亲切而自在,于是在照看工地的同时,还主动承担了队上做饭的任务。在他内心深处,时常流露出“此地便是家”的感觉。
       大壮正沉浸在甜蜜的回味中,突然听到山下一声巨响,紧接着隐隐约约地传来一片哭喊声。就在竖起耳朵听个究竟时,他感觉到脚下有点不对劲。于是回头一看,惊人地发现钻机不远处的坡面已在缓慢地移动。“不好,要塌方!”他一声大叫,急忙往外蹿,可犹豫了一下,又钻进了篷布,火急火燎地往外扛岩芯。一箱、两箱、三箱……每搬一箱时,瘸行的肢体便会感到针刺般的疼痛,但他已顾不上许多,任凭泪水、汗水合着雨水尽情地浸透在烂泥里。正当他再次躬身进入篷布里时,耳畔又是一声巨响,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半夜里,当大壮苏醒时,雨已经停了,乌黑的云朵里透射出惨淡的月光。他用那冰冷的手摸了摸巨痛的脑壳,才发现原来是被滚落的乱石砸破后出血了。好在血已自然止住,但大半个身子还埋在淤泥里,使了半天的劲才爬了出来。借着月光,看到周围满地狼藉,他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老支书便带人摸上山来寻找大壮。一见面,大家都顾不上满身的泥水,抱成团痛哭了一场。舒缓了很久,老支书这才一边为周大壮清理伤口,一边用那低沉的声音诉说着:“这会儿村里遭了灾,不光农田被淹个精光,还害了好几条人命。昨天在县城办完事后,那三位勘探队员便往回赶,可班车在半路上抛锚了。由于放心不下山上的事,他们竟冒着暴雨步行回来。刚一进村,便看见老的小的都在土堤上保坝。他们知道人手不够,于是也冲上前来帮忙。谁料上游开闸放水太急,加上那阵子下着倾盆大雨,坝最后还是破了。当时他仨正和几位年轻人一起在加固坝基,一眨眼的工夫竟被洪水冲没了……”
       听到这一席话,周大壮抽噎着说不出话来。他努力地紧闭双眼,脑子却停不下来,不断地翻腾出山上昨天、前天的画面,仿佛感觉到他仨又回到了眼前,正冲着自己在笑呢!突然,他猛地睁开眼睛,发现勘探队的红旗正在悬崖边迎风招展。在阳光的沐浴下,那面旗帜似乎丝毫也没受到暴雨和泥石流的玷污。(徐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