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永利皇宫登录网址
【职工作品展示】誌
发布时间:2019-12-02  字号:[ ] 来源:未知

(江矿中心 吴小伟)

 
       余出身农家,世代躬耕于山林。龆年之始,为承父命,荣耀门庭,效孙康映雪,仿车胤囊萤。及至弱冠之年,国试中举,千里之遥,求学长安。初出乡门,方寸颇有彷徨。家父诲之曰:男儿志在四方,宜一心向学,勿以乡里为念;应格物致知,方可齐家安邦。吾记之。
       于长安之中,沐大师之风,睹贤儒之范。古语有云:学高为师,身正为范,谆谆教诲,循循善诱,传道、授业、解惑;于术业专攻,于行事为人,门生弟子均以之为尊。四年之期,如白驹过隙,同窗之谊,袍泽之情,未及感慨,不舍别离。
       别长安,及豫章;离庠序,居朝堂。怀腹之所学,欲鸿图大展。然余乡野之民,过于拘泥木讷,不知世故圆滑,以致事与愿违,空含报国安邦之情,却诸多不顺,正应昔日昌黎先生送董邵南之文“夫以子之不遇时,苟慕义强仁者皆爱惜焉”,之于吾身,此言得之。所赖君子见机,达人之命,天降大任于斯人,必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矧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行事不顺乃人之常情也。吾坚信,虽时运不济,亦应博观约取,厚积薄发,他日亦可鹏同风起。
       明日,吾等谨奉均令将驱车西行,深入不毛之地。虽路途千里,衣食住行皆有诸多不便,但此机会着实难得。于己,可窥天地之奥;于国,可探寻埋藏之宝。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如屈正则所言: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临危受命,所做所行皆颇为唐突,而身边诸多亲友族邻未能逐一告知,故作此文,请望体贴见谅。不舍及感恩之情皆藏于心,吾将铭记。
       儿行千里,心中最念莫过舍中骨肉至亲。二老体弱年迈,儿未能亲至其侧,以尽孝道;每思及此,皆啜泣涕零,深感惭愧。阿姊远嫁他乡,为弟者亦颇为思念。临行借此文以寄相思,愿安康安好,保重身体。待数月,吾将归来,姑且静候佳音。
       为著此文,吾思索良久,搔首提笔数日,皆不成文。今日吾将远行,心中感慨良多,故平铺直叙,书心中所念所想。奈何余才疏学浅,文中字句诸多纰漏错误之处,望批评指正,不胜感激。
       至于此文标题,吾曾欲窃武侯《出师表》亦或太史公所著书中所言之世家、本纪、列传云云,但思及吾乃一介平民,而上述者皆为当时之英豪,遥不可及,故弃之。辗转反侧,灵光一现,命之为《誌》。原因有二,其一:誌者,记也;今为远征之日,亦为我至豫章三周年之期,故作文以记之。其二:誌者,言士之心也,今蒙君赏识,委以国之重任,士为知己者死,吾衔环结草,无以为报,写此文,以言吾心中之意。
       行文至此,竟不知所言,故就此道别。末了引《纳兰词》一首,以表余心:
       山一程,水一程,
       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